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刀剑乱舞×微FGO]本丸有个Master

※萌新上路注意避雷

※角色OOC警告

※有私设注意

※暂无CP注意

都能接受——以下👇


chapter2 走马上任拯救历史

  “啊……首先要锻刀……唔……”

  新手指导员狐之助据说要负责多个本丸所以先走一步,接下来就是闲不住的悠搞事的时间了。

  “嗯……550,660,660,550……成了!诶?居然要三个多小时吗?”完全没有耐心等待的悠小姐大掌一挥,将时之政府当做失忆精神损失费赔偿给她的2w资源和十几个加速札几乎挥霍干净。

  看着摆在面前还未输入灵力解封的各色刀剑和干净得要死的仓库,曾经在迦勒底一口气消费了300多圣晶石却只拿了一堆礼装的悠表示真的这个世界太良心了。

  #哈,良心?不存在的!#

  #日后无数次深陷130地狱的浅野悠如是说道#

  “嘛,资源以后还会有的……先增加家人吧。”趁着将歌仙兼定打发去做午饭的时间,悠决定先让偌大的本丸热闹起来。当年在冷冷清清的迦勒底呆过的她很清楚没有多少人在身边的寂寞感觉,“再怎么说,让刀剑感到安心的伙伴一定是刀剑吧,要给歌仙桑一个惊喜啊。”

  所以她把魔爪伸向了她那第一把锻造出来的白色刀剑:“就先召唤你吧,我的初锻刀哟!”随着灵力的输送,呼唤神明而导致的天地异象再现,从紫罗兰色的光芒中翩跹走出的白衣少年恍若高天原之神,带着一丝若即若离的圣洁感来到悠的面前。

  银白的睫羽轻抖,九九神睁开了他金色的眼眸——

  “哟,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浅野悠:……

  #吓到了是真的吓到了#

  #以为是个纯洁的老实人没想到一开口是个二逼青年#

  #不会后面所有的刀子精都是这吊儿郎当的样子吧#

  怀着一丝胆战心惊,悠快速的解开了剩下十把刀的封印。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和兄弟们都请多关照啦!”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

  “大和守安定。不易上手,但是把好刀。”

  “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我,今剑!是义经公的守护刀哦!怎样,厉害吧!”

  ……

  明明锻出了十一把刀之多,最后能解封的却不过堪堪六把而已,看着悠反复将灵力送入那无动于衷的五把刀内,烛台切光忠忍不住提醒:“那个……主君?相同的刀有了一把就没有办法再化形了哦。”

  相同的刀?仔细打量一番,似乎自己手中没有动静的刀跟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还有药研藤四郎他们腰间的本体刀差不多诶……

  #qnm的良心世界#

  #还我资源#

  “您可以用他们给我们刀剑男士链接以提升战力,也能用来——”烛台切说到半截顿了顿,最终用力闭了闭那只没有带眼罩的左眼,似乎心有不忍,“也能用来刀解,换取少量资源。”

  “哦,”脸上挂着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心里早就开始骂街的浅野悠反复告诫自己要优雅,小心翼翼的抱过刀剑递到烛台切手中,然后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起居室收拾一下,“给你们吧,自己平均分配一下,十分钟后来院子里集合。”

  “等,等一下,大将!”

  这次出声的是药研藤四郎,他剔透的紫色眼睛中带着一丝迷惑:“您——不换资源吗?明明很紧缺的样子。”

  新上任的审神者一般都会用刀解换取资源,秉着多一点是一点的原则,毫不留情的把那些刀剑丢入刀解池,对此,药研藤四郎可以说是很习惯了——因为他的短刀弟弟们并不稀有且十分好得,所以经常不被珍惜,当做工具被利用被恶意刀解。

  似乎……这位大将不太一样……

  “资源那种东西,以后肯定会有很多。”已经走到锻刀室门口的浅野悠并未转身,只是站住了脚步,声音轻快,却带着莫名的严肃感,“但缘分只有一次,你们愿意选择我,我就一定不会辜负你们。”

  “所以,不要再跟我提刀解这种事。”

  “记住,以后我的本丸里永远不会出现刀解。”

  ……

  …………

  “新上任的审神者,名字是悠。”站在面向院子的走廊上,换好了巫女服的悠对着她的七把刀子精开始自我介绍,“听别人说我灵力强大,但我本人并没有自觉,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以后的战斗中我会随行,还希望你们对我的战斗技巧给予指导。”

  “那么现在,开始我们的第一次出阵吧!”微微一笑,压抑住心底的雀跃,悠展开了自己刚才写好的出阵名单。

  要冷静要冷静。

  #不能让他们看出来自己的主君是个刀口舔血的女汉子#

  对于首次出阵的人员,悠犹豫了很长时间。“嘶……歌仙是初始刀不可亏待啊……清光和安定也好可爱……药研比较可靠……今剑这么积极一定不能落下……嗯……还剩——”

  还剩同为太刀的烛台切光忠和鹤丸国永。

  头好痛。

  通过终端机查看了几个大型审神者论坛里的帖子以后,最终悠决定选择鹤丸上阵。

  嗯?你问为什么?

  开玩笑!人*妻烛台切只要负责做饭就行了!

  “就是这样啦,烛台切桑这次负责看家,麻烦啦!”

  分配好临时搓出的几个绿色和银色的刀装——这些原型为蛋落地成人的奇怪装备可以帮刀剑抵挡伤害——一边向烛台切挥手致意,悠开启了机器,一阵头晕目眩后,他们到达了战场。

  头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线的敌人,浅野悠表示这种东西是真的该打。

  因为留着辣眼睛。

  由于战力足够甚至可以说是很富裕,一路上悠都没有出手的机会,直接攻打到终端进度上显示的1-4。

  “主公主公!我们在这个地方多练一些级再继续前进吧?”蹦蹦跳跳的短刀今剑缠着悠撒娇。

  再度谨慎的检查了敌人等级和刀剑男士们的等级,悠长出一口气,点了点头。将这个地方的敌大将翻来覆去踩在地上摩擦了十多遍,全员飘着花往回走。

  “锵——”

  不知从哪里飞出的一支箭矢贯穿了鹤丸带的刀装。

  “有敌情!警戒!”刀剑男士们马上做出反应,将悠团团围住,保护在内。

  轰隆——轰隆——

  原本还晴空万里,此刻突然雷声翻滚,不详的阴风凄厉的呼嚎着,警告着众人这次的敌人不简单。

  嗤——嗤——

  随着两声像是布匹撕裂的声音,半空中出现了巨大的裂缝,从其中轰然落地的敌人,周身缠绕着不同于普通溯行军的蓝色幽光。

  为首的大太刀缓慢做出劈砍的动作,原文埋伏中的溯行军纷纷惨叫着化作灰烟消散在历史中。

  飞入眼帘的光景,令刀剑男士们怀疑自己的双眼。自身以外,还有同时间溯行军战斗的存在。但是,“那个”的目的是保全历史。——并且,刀剑男士不例外,也是历史异物。

  “这是——检非违使!保护好主上!”

  “鹤丸殿,看好主君!”

  加州清光与歌仙兼定身为五把初始刀,知道的东西比其他刀剑要多一些,自是知道这些异形的厉害,情急之下大吼出声,却是意外的暴露了藏于鹤丸国永身后的悠。

  速度最快的敌枪似乎嘲笑他们一般咧了咧嘴角,身形诡异,绕过了所有刀剑男士直奔浅野悠。

  眼看锋利的枪尖就要刺穿少女的心脏,浅野悠紧闭上眼,将双臂架在胸前,情急之下竟是脱口而出——

  “祈祷之弓(Yew Bow)!”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