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刀剑乱舞×微FGO]本丸有个Master

※萌新上路注意避雷

※角色OOC警告

※有私设注意

※暂无CP注意

都能接受——以下👇

chapter3 自损八百伤敌一千

  “祈祷之弓(Yew Bow)!”

  下意识的呼喊化作无形的言灵,牵扯起悠的灵力柔柔地附在她架在胸前的手臂处,形成浅浅的紫色弓弩虚影,其坚硬程度竟稳稳地弹开了敌枪尖锐的枪尖,发出“锵”的一声,还冒出了点点火星。

  “诶?”险而又险地躲过了危机,惊异于曾经是属于从者的宝具出现在自己身上的奇迹,浅野悠愣愣的抚摸上祈祷之弓的虚影,手心里冰凉坚硬的触觉告诉她这是真实存在的。

  “主公!”后知后觉心里战栗不已的歌仙兼定飞起一刀拨开敌方的太刀,转身奔向悠的所在,“您无恙吧?”

  与此同时从懵逼状态醒来的悠脑子开始飞速转起来——自己刚刚只是喊了祈祷之弓的名字,所以形成了虚影,但也差不多有原宝具四分之一的实力,那如果,将发动宝具必要的吟唱完整地说出呢?

  “药研,加州,大和守!麻烦你们掩护我!今剑警戒敌方大太刀主力行动方向!歌仙还有鹤丸,你们两个为我拖延一些时间,我要试验一些东西!”

  “明白!”

  虽然不知道刚刚还经历过生死攸关的主公突然兴奋起来是哪班,但是烙进灵魂的忠诚还是让刀剑男士迅速行动起来。

  “主公,请您安心。”大和守安定转身对悠沉稳的笑了笑,天蓝色的眸子像是夏日里平静无波的湖水,藏匿着深远悠长的温柔与细腻,“您的安全,就由我,冲田总司之刃,大和守安定来以命相保。”

  “欸——好狡猾哦安定!主人,为了您的安全,我加州清光也会全力以赴的战斗!”

  新选组的两把刃争着对浅野悠表决心,悠无奈的笑了笑:“也要保护自己。”

  随后,她开始奔跑起来,虽然离开了那个世界线,但身体上植入的魔术回路不会消失。即使灵力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狠狠钻入条条回路,期间带来些许疼痛,可到底是起效了。

  『身体强化』。

  腿部的痛感瞬间提升了一个档,但相对的,速度与弹跳能力变得完全与非人的刀剑付丧神们无异。浅野悠灵活地穿梭于敌人和同伴之间,从弓弩的虚影里发射出的涂满剧毒的箭矢准确无误的擦伤了敌军没有铁甲保护的地方,然而这并不明显的攻击没有引起检非违使们的注意。

  准备完成。

  心底模仿着记忆中罗宾汉轻佻的语气,悠的嘴角向上扬了起来。 

  “全体刀剑男士听令,转变为横队阵!注意防御,谁要是碎在这里我这辈子饶不了他!”

  得到零零散散的回应,浅野悠开始吟唱起久违的古老咒语——

  “森林的恩惠啊,化为诛罚暴政者的剧毒吧!”

  淡紫罗兰色的灵力挥散在空中,发出点点荧光,变作冲天的巨树矗立在检非违使的阵营里。

  “吾之墓地于此箭前方——”

  检非违使们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纷纷举起刀刃砍向处于横队阵后方的浅野悠。

  太晚了。

  带着恶魔一般的轻浮微笑,朱唇轻启,最后的强力言灵借着声带的轻轻振动,将所有的杀机暴露在天地之间——

  “真名解放,宝具展开!”

  “祈祷之弓(Yew Bow)!”

  ……

  敌人不经意间被悠播种下的毒素,早就通过血液的循环流遍全身,此刻被尽数引爆,场景残暴而又令人不得不感叹这是死亡的艺术。

  六名检非违使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全部爆裂成细碎的黑灰散尽在空气中。

  “主公大人好棒!”先回过神来的是今剑,短刀的心性总是如孩童一般,情绪化、爱撒娇,战斗的时候对时间溯行军的憎恨自然而然的流露,战后对悠的爱也丝毫不掩瞒。

  然而此刻的悠并没有富裕的力气来回应今剑。因为第一次在不同的世界线使用以前的力量,全身已经闭合的魔术回路被毫无章法的撑开,现在一旦撤去灵力,只剩下阵痛与疲惫。

  这种自损八百伤敌一千的大招不能常用啊……

  眼睛稍微有些模糊的悠晃了晃头,想着回去以后要给刀剑们手入,还有要再锻几把刀。

  不知道烛台切在本丸里都干了什么呢……

  诶……怎么突然变黑了……

  “主公!”

  “大将!”

  “主人!”

  ……

  再睁开眼的时候,浅野悠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身处本丸的二楼起居室内了。翻身从榻榻米上起来,走到古色古香的梳妆镜台旁,身上的衣服还是上战场是的那一身,凌乱依旧,似乎是刀剑男士们把过于疲惫的她带回来以后便直接安放在卧室内。

  “大将!您醒了吗,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药研的声音出现在门外,悠走过去拉开了门:“药研?你怎么在这里,我睡了多久……对了,还得给你们手入……”

  药研苦笑几声:“大将就一点不关心自己么,您晕过去的时候可真是吓坏我们了。才休息了一天而已,您还是回去躺好吧,至于手入,只要您的灵力依旧充满这座本丸,剩下的我这样们自己就能解决。”

  “可是,工作……”

  “已经完成了。”药研推了一下眼镜,“文书报告也好,内翻安排和战斗远征人员名单这类也全部没问题。”

  “战斗?我也……”

  “不用了,大将,鉴于您昨天过于拼命,大家一致决定以后除非开辟新战场,其他的时候您还是不要跟去了。刀剑在战斗中受伤是必然,您不必每次都费神。”

  看着由于不能上战场而颓然下去的浅野悠,药研轻笑了一声:“咳,大将,如果您坚持认为自己的身体无恙,今早为了完成日课而锻造出了三把新的刀剑,您要不要去看看?”

  “早说啊!走走走!”

  眼睛一亮,悠快速返回卧室换上巫女服,跟随药研来到锻造室,面前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三把刀剑。

  灵力放出,沉睡的九十九神们被温柔的力量唤醒了心底最深沉的思念——

  吾为审神者,辨别神明真伪,聆听神明启示之人。若是此世有缘,请就此回应吾。

  柔和的光芒里,新化形的刀剑男士们看见了悠的微笑。

  柔软、温和。

  奉您为我主。

  为您献上全部忠诚。

  他们在心里低喃着。

ps:想当初我第一次刷出城管的时候……啧啧……四个人一血回城……扎心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