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刀剑乱舞×微FGO]本丸有个Master

※萌新上路注意避雷

※角色OOC警告

※有私设注意

※暂无CP注意

都能接受——以下👇

chapter6 樱见前辈

  “这次变化好大……”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每一次穿越后都会换一副外表,但基本都与她原来的真实模样差不多,至少卷发和形体不会改变多少,但这次……

  镜子里的少女身着红白巫女服,发育良好,身高挺拔,该有的曲线恰到好处,一头及腰乌发披散着,如同上等的绸缎一般柔顺,精致的瓜子脸上嵌着淡蓝色的双眸,这双灵动的眼睛在阳光的折射下银光流转,宛若世间最美的宝石。

  “啧,头发好麻烦。”悠撇了撇嘴,还是把发丝聚拢起来,简单的梳了一个马尾辫,这使她一下子从一个不喑世事柔弱可欺楚楚动人的小女孩变成了活泼风格男孩性子的少女。

  “阿路基,您收拾好了没?”清光站在起居室外敲了敲门,“鹤丸殿在等您。”“来了。”简短的应了一声,悠推门走了出来。清光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然后微微红了脸颊:“您……真的很好看。”悠笑了笑,捏了一下他的脸颊以示亲昵,随后走到楼下,看见了时空转换机旁穿戴整齐,脸上少有的带着一丝丝严肃的鹤丸国永。

  “哟,您这样可是吓到我了。”发现悠投来的视线,鹤丸立即换上一副嬉笑的轻浮模样,金色的眸子里潜藏着太阳的光辉,看起来格外耀眼,“没想到您也有如此少女的一面啊。”“废话真多。”美目轻嗔,少女素手一伸,转动了时空转换机,“我们走吧。”

  “是,我的主公。”

  “无论前方是狼是虎,以我鹤丸国永的名字起誓,我将永远守护在您身边。”

  ……

  …………

  “不过话说回来,能在这个世界再次见到你,也是一种缘分呢。本来这次担任新手指引员的人并非我,但是在名单上看见了你的名字,无论如何也想见上一见。”古色古香的会客室里,两位少女面对着跪坐在榻榻米上。其中较年长的一位身着淡水绿色的访问和服,布面上有着大片大片的浅粉色樱花纹样,搭配了一条深青色的名古屋带,半长的黑发半梳半散着,有几缕从耳后调皮的垂下来。她捧着茶杯抬起头来,樱色的瞳孔里闪烁着淡淡的银色光辉直视着悠同样带着银辉的双眸,“好久不见了,悠酱,变化可真大啊,你也即将登上至高之位了呢。”

  “樱见……前辈。”纤细的指尖摩挲着茶杯的边缘,悠打量着眼前长她三岁的、名为绫濑樱见女性。之前在迦勒底所生活的二十年里,因为悠与上任早的绫濑樱见前辈结识并成为好友,所以二人每逢活动经常会有助战的从者往来,十分要好。可谁知突然有一天,传来了樱见前辈辞职离开的消息,那阵子悠还变扭了很长一段时间。

  “原来,前辈当时是跳跃了世界线来到这边了吗?”悠瞥了一眼把守会客室门口的自家鹤丸,发现他正在不余余力的挑逗(?)着樱见带来的大俱利伽罗,心累的叹口气,“即使在另一条世界线,前辈也依旧是前辈啊。”

  本来浅野悠对审神大会充满警惕,刚刚结束时空穿梭后,站在时政的大楼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才准备进去,谁知刚亮出身份证明,就被工作人员笑眯眯的请到会客室,说是有一位大人想要见她。等她打起十二分精神打开门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的大人物居然像极了樱见前辈。

  刚开始悠并不确定,直到樱见叹口气开门见山的直接问她迦勒底运行怎样,她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所以说,”樱见收起嬉笑模样,“本来没有想到你会在这里,但现在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些年我所得的经验,和那些我准备带走一去不复返的秘密,也必须告诉你。”

  “秘密?”悠敲了敲桌案,“我猜对了吗,这里真的有阴谋?”

  “哼,何止是阴谋,他们撒了一张大网,试图连神明都笼罩进去。”绫濑樱见拢了拢头发,施了一个小法术,将二人在回科室里的谈话与外界隔绝起来,“听着,悠酱,接下来的行动我需要你协助我。”

  “所谓审神者,在最初是指巫女进行神降仪式的时候,立于一旁辨别神明真伪,安抚神明情绪的人。当年时空溯行军大肆入侵现世时,时政很偶然的发现审神者们拥有的强大灵力足以唤醒他们准备的最大王牌,即那些刀剑付丧神,因此才成立正式机构,专门寻找有潜力的人才,交给他们一座本丸,加以培养,训练战斗。可是,慢慢的,不知道从哪一届审神者招募开始——至少比我这一届要早,因为我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樱见警惕的抬起头,瞥了一眼门口,发现鹤丸国永和大俱利伽罗双双手扶刀柄,身体紧绷,接着再次确认法术继续运行屋外的人听不见她们的谈话才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包括你我,所有的审神者,都拥有神明一般庞大的灵力,或者说,我们都有成神的可能性。”

  ……

  …………

  “怎么,很不安吗?”白发的少年付丧神附在少女的耳边吐气如兰。

  从会客室出来,悠一直沉默不语,只是随着人群闷闷的走在前往大会场的路上,在鹤丸看不见的角度,她把手死死地攥起来,用力之大,让骨节都泛了白。

  “也……没有不安啦。就是……稍微有些迷茫呢……‘我为了什么来到这里,迄今为止所经历的一切是为了什么,接下来我要怎么办’之类的,总是不停的在脑子里重复,弄得我有些累……明明樱见前辈都那样拜托我了,我还是有点害怕……对不起呐,鹤丸,我是不是,是个没用的审神者?”悠掐着衣角,嗫嚅着。

  “呦西!”鹤丸突然站定,绕道少女的身前,“啪”的一声用力拍了一下手掌,把少女吓得慌忙向后退了一步,“不要想这么多主公,想退缩也好,想前进也好,您只要记住,我们永远、永远都会伴随在您的身边就好了。”

  浅野悠看着付丧神金色的双眸,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伸手拽住鹤丸衣服上的白色绒球,拨弄了几下:“说得对,鹤丸。”

  少女淡蓝色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银色光芒遮去了所有阴霾,他们停在大会场沉重的大门外面,淡漠的看着笑脸相迎的狐之助。

  几乎不可闻的声音从少女的喉咙里挤出来:

  “所以我不会让你们从我身边被夺走。”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