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刀剑乱舞×微FGO]本丸有个Master

※萌新上路注意避雷

※角色OOC警告

※有私设注意

※暂无CP注意

都能接受——以下👇

   

   

chapter13 心魔缠绕

  向下开发二十层颗粒无收的状况自从换成一期一振上任临时队长后有了很大的好转,栗田口家族再添一打一肋两位成员不说,几乎每次都能走到埋藏着小判箱的地点,当然也有很多其它刀派的刀剑男士,这让原来对着镜子哭自己脸黑的悠开心了好几天,宣布大阪城活动期间由一期一振担任临时近视兼一队队长,而其他刀剑男士们也乐于见这一主一从每日从大阪城回来时有说有笑的模样,慢慢放下了对一期一振的警戒,药研一直所期望的自家兄长融入群体一事终于是有了眉目。

  “呐呐,一期,”悠一边指挥着刀匠将材料放入刀炉中锻造刀剑以完成每日的日课,一边向活动临时近侍一期一振搭话,“咱昨天已经攻克了第四十九层了吧,今天要去第五十层吗,博多应该在哪里等不耐烦了吧?”之前送来通知的狐之助特意提起过,大阪城原深达九十九层,但由于灵力通道不是特别稳定容易崩塌,所以极少开放五十层以下的地区。

  在一期一振看来,悠前进的速度可以说是够慢的了,比起之前安藤万由里两天突破五十层的“伟绩”,一共二十天的活动期限,悠花了十四天才抵达第四十九层可以说也是慢出新世界。

  一期一振娴熟的递上了一张加速符,看着悠取出新锻好的刀剑放在一旁的刀架上,接着又继续投入材料:“收集刀么……没什么,我并无怨言。只是今天总感到心慌,姬君还是不要去第五十层了,这一层的时间溯行军中有速度极快的枪出没,不好对付的。”按道理来讲一期一振应喊主公,可他心里就是有那么个结,压得他无法张口。

  “高速枪怕什么,能有多高速?今天让药研去就好了,他的速度一向是比较快的。”悠倒是满不在乎,看着锻造第二把刀的材料刚扔进去,刀炉上显示的长达四个小时的锻造时间开心得惊呼一声,“一期一期快看,四个小时!来的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呢!”

  上任三个月头一回有这么长的锻造时间,浅野悠激动的在心里感谢天感谢地,决定不用加速符,等成功突破大阪城第五十层回来后再与其相见。

  兴冲冲的拽来了药研,悠急不可耐的调动了时空转换机,一阵眩晕过后,眼前已然是辉煌富丽的大阪城。一期一振凝望着它宏伟的外观,心中越发没得着落,思绪不安,竟是隐隐慌乱起来。

  ——似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

  “走吧!”反观悠气势高涨,催促着护在她身边的药研进入灵力通道,直奔地下五十层。

  微朽的木条搭建的用以支撑的的架子上,火把忽明忽暗的闪烁着,到达第一个战点,随着一声喑哑的嘶吼,敌方三太三打六刃溯行军从扭曲的空间里出现。

  “做好布阵侦察,尔后,漂亮地各个击破吧!”刀剑男士架起本体,有条不紊的将敌人分散开来逐一击杀,悠处于后方闲得发慌,思来想去还是耐不住好奇心偷偷向其他岔路的战点独自跑去。

  以高侦查著称的短刀药研很快感觉到不太对劲,发现自家主公偷偷溜掉以后气到说不出话,刚想追过去,就看一期一振摆摆手示意道:“药研在这里,继续带着队伍按照原定路线走,万一敌人出现大太刀也只有你的等级能秒杀,我去追主公。”说着,太刀脚步匆忙的的向岔道里追去。

  再说落了单的悠,走到一半看见四周忽忽悠悠的火光心里有点发毛,但估计这一回去药研又要发火说教,也只能硬着头皮向前慢慢踱步。

  也幸亏她命大,连走两点都是资源埋藏处,正感叹着自己脸越来越白血统越来越好的时候,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啊!!!!”

  “哈哈哈哈,姬君真是胆子小啊。”一期一振有些好笑的看着悠委委屈屈的缩成一团。

  #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是能吃(划掉)#

  “一期一振你居然吓我,你走你不是我认识的一期尼了!”悠暗自磨牙,计算着回去好好收拾他。

  一人一刀也不好原路返回,幸而一期一振说这大阪城地下的走廊是环形,从岔道进去,必然会拐回主道上,只要顺着走便罢。

  然而事情,总不会如此顺应心意。

  “一期,你有没有闻到奇怪的味道?”悠用力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莫名其妙的刺鼻气息,向前几步借着火光,悠的余光瞥到了一个泼洒液体的身影在拐弯处掠过,“谁在那里!”

  一期一振反应极快,直接大步跨过去一下将本体太刀拔出来,砍倒了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竟是一振已经重伤的骨喰藤四郎,但很显然并不是属于悠的刀剑男士。在一期一振错愕的目光里,面临碎刀的肋差不同于日常的面无表情,微微笑了起来,伸手拔出了别在腰侧的本体向不远处一块石子掷去:“这……样做……那个人……应该不会再……为难兄弟了……吧……”

  刹那间悠忽然意识到这有着刺鼻液体到底为何物,惊慌让她的瞳孔急剧缩小:“一期,快走!是汽油——”

  话还未落音,“骨喰藤四郎”的刀尖已经精准的与石子摩擦,泛起的微小火星触碰到了旁边的一摊液体,完成使命的肋差微笑着碎裂成光点消失在空气中,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火,就那样熊熊燃烧起来。

  不同于灵力燃烧的火焰,这是实实在在的,可以吞噬一切触及之物的恶魔。

  【谁都别想走。】

  更糟的情况,还是出现了。从烈火中缓缓现身的时间溯行军吼叫着,其中举着长枪的异形咧嘴笑着,仿佛悠的命已经是囊中之物。

  一期一振是怕火的刃,尽管如此,他却仍然尽力止住手臂的颤抖,努力架起刀挡在悠的身前。他明白,他是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旦自己被攻破,灵力使用受到限制的审神者,绝对会惨死于此。可火焰烧灼的噼里啪啦声和翻滚的浓烟,在狭小的通道里撩拨着他脆弱的神经。

  一时失神,让溯行军们得了逞,自身的三个刀装全部碎裂,被逼的退后几大步。

  杀了它们,杀了这些杂种。

  有什么声音在他耳边低声诱惑着。

  一期一振深吸一口呛得流泪的空气,咬紧牙关冲了上去:“到此为止,不会让你任意妄为的!”他泛了红光的眼睛在火光里反倒像是更可怕的敌人。

  或许是被他爆发出来的这股力量摄了魂,溯行军们动弹不得,太刀刃上光芒流转,顷刻间怪物灰飞烟灭。

  还不够,还要杀。

  一期一振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只剩下那个声音催促着,回过身去,那边还有一个,杀,杀了她。

  “一期……”已经被浓烟呛得喘不过气来的悠发现了回头看向她的人不太对劲,呼唤着太刀的名字,努力支撑起已经发软的身子试图让一期一振回神。

  然而——

  太刀沉重的本体向她直劈来,幸而悠还未完全丧失行动能力,危机之下险而又险的晃身错过,鬓角一缕黑发被斩断,落到地上。

  “杀……了……你……”一期一振的眼睛变成了艳红色,不同于清光眼眸里的清澈明亮,那红,透着血渍的污浊与灰暗。

  杀了她,她是你最恨的审神者呀。

  “一期一振!”悠的声音在小小的一瞬间直击心扉,让青年恍惚一下,似乎想起自己一直要报复的对象并不是眼前的无助少女,可下一秒,如影随行的心魔又纠缠上来。

  杀了她。

  杀了她。

  杀了她。

  眼看着一期一振再一次眼中无神的模样向自己举刀,已经头昏脑胀的悠不得不踉跄着小跑起来。

  快一点、回到、药研身边。

  药研、会、有办法的。

  大家、还有——

  微微听见了前方药研无奈的叹气的声音,悠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向前冲去——

  “嗤——”

  啊啊、身体好烫好烫好烫。好痛。

  药研……为什么……这么难过又痛苦的表情?

  最后烙在浅野悠视网膜上的景象,是药研被溅了满身血迹,痛苦嘶吼的表情。

  还有那句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的,足以震慑灵魂的悲怮的吼声:

  “一期尼,为什么!!!!”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