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清安】令人头晕目眩的故事

※角色死亡有、OOC有

※阳炎车祸prao

※注意避雷

※ps:想要失散多年的小红心小蓝手_(:з」∠)_

     

     

       加州清光睁开了眼睛。

  有阳光透过彩色玻璃折射在地上,形成扭曲的奇怪色块烙在他的视网膜上,灼伤了他的双眼。

  窗外的蝉声嘶力竭的号叫着,震荡他脆弱的耳膜,令他从失神的状态中苏醒过来。清光缓缓的看了一眼床头的电子表,屏幕上的数字规矩的闪跳着。

  8月15日上午10:30分。

  ——是“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的时间。

  清光匆匆收拾好自己,出了门。他想起安定还在公园里等着他。

  入暑的夏日独有的炙热而刺目的阳光像针一样扎在他身上,汗水不断沁出,从他曲线优美的下巴上滑落,但清光顾不得擦去,只是不断的催促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

  ——否则就来不及了。

  穿过空荡荡的马路,满目禁止通行的立牌上流淌着被谁溅上去的殷红液体,缓缓滴下,融进烧得通红的柏油马路里。有黑色的乌鸦安静的飞过来,落在了信号灯的灯杆上,死死地盯着回头的加州清光。

  看见大和守安定坐在小滑梯上的背影时,时间是8月15日上午12:30分。一直令人烦躁的、不间断的蝉鸣与灼痛皮肤的阳光似乎在瞬间都消失不见,只剩下发自内心的安稳感与重复着“太好了赶上了”的微弱声音。

  夏日的阳炎摇摇晃晃,迷了他的眼。加州清光的视野里刹那间充斥一片令人绝望的血红色,有什么人隔着那片红海对他展露出干净的微笑,彩色玻璃的碎片哗啦啦的落下来,刺进他的眼睛里。下一秒,幻象消失,大和守安定笑嘻嘻的模样闯进他的瞳孔里:“清光,怎么了吗?”

  二人并排坐在褪色破旧的小滑梯上,清光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塑料建筑发出“吱呀吱呀”的惨叫让他感觉自己好像随时都会跌落。“不,没什么。”清光用手撑住额头,指尖上的红色指甲油亮得反光,竟让他有些想吐。头顶上巨大的太阳发散出足以使人病倒的强烈光线,恶意的扎在他身上,“好热呢。”

  “是啊。”安定抬头看着燃烧的太阳,伸出手护住眼睛,落下的阴影盖住了他半个清秀的脸庞。树上的蝉又开始嘶叫起来,声声不断,在异常炎热的夏日里使人格外烦躁。

  “但是,我不讨厌夏天哦。”清光撑住滑梯,也抬起头来,艳红的眼眸似乎也要同阳炎一般猛烈的烧起来。他眨了眨眼,干枯的眼睛里沁出来咸味的液体。

  ——是讨厌夏天的。

  忽然就有小小的热风吹起来,蓝衣的少年脖子上不符季节的纯白围巾轻轻摇晃几下,又无力的瘫下来。安定歪了下头,似乎在思考。

  ——他的眸子不再是大海,而是死湖。

  “我讨厌啊,夏天。”

  “喵。”毛茸茸的触感突然出现在手边,清光低头查看,对上了黑猫血染的瞳孔,后背在霎时像电流一般窜过一丝阴冷,有说不出的诡异和不安。

  猫轻巧的跨过清光的身子,一头撞进安定的怀里,撒娇一般蹭着,粉色的肉舌舔着安定的手心。“呀呀,杀了你哦,小猫咪。”少年戏谑的话语融化在夏日的空气中翻滚的热浪里。清光看见黑猫的尖耳抖动几下,随后它直起一直弓着的身子,像是某种仪式即将开始的前奏,跳下了滑梯,向公园外跑去,在大门口处站住停下,回头注视着二人。

  “要走了。”

  “欸?”

  安定也下了滑梯,径直追去。没由来的,清光想起了冲田总司,那个抚养了二人的风华男子,在身染重病迎来生命终点的时候,也曾见过如此灵巧的黑猫。

  所以安定应该是不喜欢猫的吧?他想着,跟着安定跑出公园。

  黑猫已经穿过了马路,安静的坐在被折断的写着“止步”的立牌下,直直的盯着追来的二人。

  ——改变不了的,你不行的。

  什么?什么改变不了?什么不行?

  加州清光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摇晃着,双腿突然发软,这一瞬间的眩晕,让他慢了安定一步——那家伙已经踩着苍白的斑马线跑到了马路中央。

  然后满目的信号灯仓促而突然的,变成了鲜红色。

  折断的、矗立的、倒坍的、扭曲的,无一例外,书写着禁止通行。

  “安定,不行——!!!!”

  马路中央的少年淡漠的看着迎面驶来的货车,在刺耳的鸣笛声中被卷入车轮之中。

  那是红色的世界。

  少年翻滚着的无力的身体,血沫的颜色和腥锈味道刺激着清光的感官。

  头晕目眩。

  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是假的吧?

  猫的目光像是利刃一般深刺进他的眼睛里,那一瞬间,清光确信他看见了——猫的微笑。

  “骗人的吧?!!”用力嘶吼着,在天旋地转的、支离破碎的、血红的世界里,清光听见了阳炎在耳边低声嘲笑着——

  【不是骗人的哦。】

  ——下一次、下一次一定!

  ……

  加州清光睁开了眼睛。

  床头电子表滴滴的尖锐电子音混合着烦躁的蝉鸣在耳边反复吵闹着。炫目的阳光透过窗子打在地板上,是红色的。

  他还未完全清醒,只是缓缓的看了一眼表。

  8月14日上午12点过一点。

  清光想起了大和守安定,这个时间蓝衣的少年应该在公园等着他前去。他收拾好了自己,出了门。

  空无一人的柏油马路被热气蒸腾着,翻滚出奇妙的赤色雾气,与清光脸上的汗滴纠缠。他看着七扭八歪的立牌,“禁止通行”的字迹上凝结了暗红干涸的液体。

  清光踏在惨白的斑马线上,回头望着马路对面的信号灯杆上静立的乌鸦,朱瞳与其对视。在他错开视线的一瞬间,又有一只纯黑的鸦飞来,与停驻在那里的那只并肩,不声不响,只是安静的目送他微微摇晃的背影。

  仰望着燃烧的天空的少年静坐在公园里的滑梯上,缠绕在他颈子上的纯白色围巾无力的垂着,在某一瞬间又变成了沾满鲜血的模样扰乱了清光的思绪。黑猫甜腻的低声叫着,从安定的手边蹭了过去,在毫无畏惧地与清光对视过后径直跑开。昨日梦见的,在同一个公园里发生的令人不安的、作呕的事情还残留在清光的记忆里,耳边的蝉鸣撕心裂肺,满目即视感让他在夏日的阳炎里打了个冷颤。

  清光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随着身体的动作几缕发丝垂了下来,和着湿黏的汗水贴在他洁白的额头上:“回去吧。”他主动牵起了安定的手,拉着少年奔跑起来。大和守安定困惑的看着他:“清光,你很奇怪诶?”清光不说话,只是一味的向前奔走着,直到穿过了那条被烧得通红的柏油马路,站在了人行天桥的中央。

  “喂,清光,放开我!我说你,今天真的很不正常啊!”安定无法理解清光一言不发的状况,赌气一般甩开了他的手。

  在他失神的一瞬间,那只黑猫端坐在他面前,极尽所有优雅的舔着爪子,艳红的瞳孔似笑非笑的警告着清光——

  你,改变不了的。

  下一秒,麻绳断裂,沉重的钢筋自向头顶的高空建筑地运输材料的吊机上尽数落下来。尖锐的顶端在巨大惯性作用下化作残酷的死神,伴随着“噗哧噗哧”人体被贯穿的恶心声音在少年的身体上爆裂出极美的血花,将少年的生命,固定在那一刻。

  滚烫而又腥甜的液体喷溅在清光扭曲的脸上,缓缓流下。

  阳炎晃动着,摇晕了他的视线,铺天盖地向他席卷而来的呕吐感将他淹没。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了风铃清脆的声响,在迷蒙的泪水中,加州清光看见了,安定侧脸上温柔的笑颜。

  风吹动了染作红色的残破围巾,世界又一次开始坍塌。

  ……

  加州清光睁开了眼睛。

  他从床上醒来,疯了一样换上衣服,摔了门出去。

  几十只乌鸦站在禁止通行的立牌上,歪了歪头,血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站在马路中央一动不动的少年。清光在与它们对视的一瞬间,忽然明白了。

  你们与那只该死的猫是串通好的!

  他咬牙切齿的想着,加快了奔向公园的脚步。在他背后,又一只乌鸦飞来,周围的同伴沉默的为它让出位置,目送着少年在炽热的盛夏阳炎中,一步一步,踏出染着血的脚印。

  ——没有人能改变,没有。

  但清光自认为向来是不信命的。

  所以他苍白着脸色拉起了安定骨节分明的手,再一次再一次的站上了人行天桥。“清光?”安定试图把手缩回来,却被清光更紧的抓住,“放开我,你在干什么啊?”

  “跟我走,求你了,所以——!”死死地咬着牙,清光拼命拉着少年。安定似乎觉察到了些什么,一时间安静下来,只剩下在夏日里令人烦躁的蝉鸣声一直回荡在二人耳边。

  快要到了,就快要——

  猫静静的坐在他的面前,细长的尾巴甩啊甩啊,血红的瞳孔在阳光的照射下缩为一道竖线,阴冷的盯着清光在下天桥的楼梯处被绊了一下,脚步一个踉跄。他手上的劲道不由自主的放松,安定的手就那样被松开了。由于惯性,安定撞上了天桥的护栏。

  然后,年久失修的栏杆轰然倒塌。

  少年纤瘦的身体像蝴蝶一样翩翩落下,白色的围巾在空中飘荡着,像是做着生命最后的告别。

  阳炎肆意嘲笑起来,迷眼的光线让清光头晕目眩,却仍是清晰的捕捉到了——

  安定的微笑。

  不要再看我了不要再对我笑了安定我一定会救你不会再让你痛苦的死去冷静冷静冷静下一次该怎么办安定到底怎样才好啊要救出你等着我等着我等着我等着我——

  “我一定——”

  纷乱的思绪像蛇一样纠缠在一起令清光的大脑隐隐作痛,未说完的话湮没在一片玻璃破碎的声音中无处可寻,安定的面容映在每一个碎片上对他温柔的微笑。

  呐……为什么……你还能笑出来呢……

  ……

  加州清光睁开了眼睛。

  他静静的起了床,穿好衣服,从柜子里翻出了很久以前安定送给自己的红色围巾戴好,想了想,又给自己的指甲认认真真的上了一遍色。

  然后他出了门。

  无数的乌鸦站在电缆线上,停在信号灯杆上,盘旋在立牌的上空。它们淡漠的看着清光一步一步穿过马路,脚步重得仿佛柏油马路也在颤动。清光在马路对面停了下来,扭过了头。被灼热的阳炎染红的世界合着乌鸦落下的纯黑羽毛夹杂着惨白的斑马线倒映在那双殷红的眼瞳里,涂抹出一幅凄惨的绝作。

  来决胜负吧。

  他用口型对着猫说到。

  这一次再没有乌鸦飞来。

  随后他看见了坐在滑梯上轻晃着双腿仰望天空的大和守安定。少年天蓝色的双眸似乎直直的看到他的心里,在炎热的夏天带来些许凉意。他的眼角有一些酸涩,或许是因为太阳的光太过强烈了吧。“在做什么呢?”清光用轻快的语调问着,唇角勾起一抹微笑。

  “没什么。”安定摇了摇头,似有些烦躁的拉了拉围巾,“好热呢。”“是啊。”清光擦了擦流下的汗滴,毒辣的阳光晃得他有些失神。

  “但是,我不讨厌夏天哦。”安定温柔的笑了起来,有热风吹过,白色和红色的围巾摇晃起来,时不时纠缠在一起,又很快分开。

  “我是,讨厌夏天的吧。”清光仰起了头,用力咬住下唇。

  “喵。”黑色的猫咪乖巧的蹭着安定的手心,流连在少年的怀里,细长的尾巴甩打着,掠过清光的小臂,然后径直向公园外跑去。

  ——来吧,仪式开始了。

  “要走了。”清光跳下来,追着猫跑去。

  “欸?”安定不明所以的跟上。

  猫优雅的坐在信号灯下,看着蓝衣的少年先清光一步踏上了苍白的斑马线。世界蠢蠢欲动,破碎在即——

  清光吞咽下因为紧张分泌出的津液,汗水顺着他曲线优美的下巴滑落,蒸发在空气中。

  啊啊,重复了这么多次,该怎么办什么的,不是早都明白了吗?

  他快跑几步,第无数次主动抓住了安定的手,将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年甩开去。

  货车刺耳的鸣笛声掩盖了烦躁的蝉鸣,感觉不到痛楚,身体在空中混着血花画出弧线,迷迷朦朦中,他看见了黑猫血染的瞳孔中确确实实闪过了一刹那惊讶的神色。

  “……活该。”

  加州清光微笑起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世界轰轰烈烈的四散碎开,被血染红了的玻璃碎片掩盖了在清光无力的身体前痛苦嘶吼的蓝衣少年。

  ……

  再次醒来的时候,时间是8月14日上午12点过一点。

  大和守安定只是静静的坐在床上抚摸着蹭过来的黑色猫咪。

  “还不行呢……”

  少年低声的呢喃被聒噪的蝉鸣所覆盖。

  

  

  ——FIN——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