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清安】抓住你了(序章)

  ★说在前面★

  说刀也不算刀,说糖也不算糖的故事。

  本来想一发完结,但写了个大纲发现:卧槽私设和大纲就写了两千???所以还是分三部分发完吧_(:з」∠)_此章为序章和一些基本世界观设定,后面分上下两部分发出,预计全文1w5(大概吧)。

  ※OOC有

  ※扯淡有

  ※魔圆叛逆的物语prao

  ※注意避雷

  感谢♡

  以下↓↓

  

  >>>私设<<<

  刀剑付丧神在暗堕的前期会无意识的形成结界引诱外界的猎物,散发绝望的感情感染所有进入结界的刀剑男士使其沉睡,圆环之理形成后会在结界形成前净化暗堕的刀剑。

  

  >>>神明所讲述的故事<<<

  在过去与未来之间 不属于当下的现在

  刀剑们被赋予了重大的使命 化身为人

  赌上一切 为了守护历史而不停的战斗

  无数的刀折刃 破碎 怪物却仍无穷无尽

  最终大家都筋疲力尽了

  没有人愿意倾听他们的诉求

  沉重的感情如同黑泥一般将他们吞没

  然后神明降临了

  引领着大家 重返光辉之地

  

  >>>恶魔所哭泣的史实<<<

  刀剑男士 是以灵力为媒介现身的付丧神

  在人类眼中 是不会疲惫的战斗工具

  所有的诉求都被淡漠的略过

  无法得到回应的感情沉积在心底

  终有一日爆发 向黑暗堕落 便成了怪物之一

  这是从苏醒那日起 就注定好的绝望结局

  然而 某一位付丧神的甘心献身打破了定律

  大家被拯救了

  但神明却被历史抹去了

  

  >>>零<<<

  永远不要靠近1号本丸。

  这是他来到时政工作后每一位前辈对他耳提面命的事情,因为那里,据说曾供奉着人为制造的真正神明,以及现在居住着堕落进黑暗中的恶魔。

  “嘛,年轻人有好奇心是好事,但要记住过分的好奇会害死自己哟。”品着茶的女上司慢悠悠的瞥了他一眼,“说起来,你上任也有几个月了,也是该了解一下当初的‘那件事’了。”

  “啊,现在说起来,也还是有些后怕呢……”

  1号本丸,居住的皆是刀剑付丧神的原身,以他们为模板,复制投影出“残次品”,投放到其他本丸。之所以称其为残次品,是因为那些投影的感情累积到达一定的临界值时,会暗堕为可悲的时间溯行军,再不断与其他本丸的投影战斗,如此往复,战争永远停不了,每一次诞生都意味着死亡。但1号本丸是个例外,他们不会暗堕,也不曾体会这种绝望的情绪,由于其特殊性,时政允许这座本丸自主运行,并无审神者管理,因此常年以来,外界战火纷乱,痛苦与阴暗如影随行纠缠着,可这里,却如同理想乡一般安详。刀剑男士们按照自己的喜好出战、远征、当番,甚至锻造新的同伴。

  但有一天,一振加州清光投影闯入了这座特殊的本丸。他伤痕累累,浑身长满骨刺,缠绕着不详的黑色气息。因其所属的审神者性情恶劣,以侮辱刀剑为乐,在他的面前生生将一振大和守安定投影折磨致碎刀,导致了这振加州清光投影情绪爆发暗堕弑主,慌张逃窜之下误入1号本丸的坐标,遇见了安稳的生活在这里的,大和守安定的原型。

  虽然而后工作人员匆忙赶来及时处理了暗堕投影,但大和守安定原型的情绪仍受到明显影响,在提出极化并且修行归来后,那振原型,向时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

  这正是一切的开端,不幸的源头,是恶魔苏醒的契机。

  当天在时政高层的内部召开了一场重大的会议,所有技术相关、紧急事态处理相关、管理相关人员全部在内,均认为此方案可行,于是他们便开始人为的掌控因果,改变世界法则,创造出了新的法则——圆环之理。

  利用时空转换的力量,将历史所有平行世界中的大和守安定的因果线归于原型一身,上亿条轮回因果线的纠缠,使新的规则诞生,笼罩在所有时空里。可作为代价,一切在历史上关于大和守安定的记载全部被如数抹去,替换上另一振本不应存在于此的,灵智未开的刀——菊一文字宗则。可以说,大和守安定自那时起便消失了,他自身化作法则,与世界融为一体,每当哪振刀剑男士出现暗堕情况的时候,他便会现身,净化并引导其本体原型。虽然偶有纰漏并不成熟,但仍旧大大减缓了时间溯行军的进攻。

  “可是现在查阅古籍的话,还是能找到大和守安定的大和守安定的记载啊,只不过写的是无法查明是否为冲田总司爱刀罢了。”他好奇地问着,掏出手机,想查给上司看。

  上司微笑着拒绝了他,幽幽的叹了口气:

  “啊啊,这可就是,属于恶魔的另一段故事了。”

  ……

  “哦呀,又有不怕死的人类闯进来想要指责我这渎神者吗?”巨大的黑色翅膀阻隔了贸然进入1号本丸的他的退路,眼前既熟悉却又令人陌生的付丧神他记得叫做——

  “加州清光原型?”

  畸形的原型眯了眯血红的眼眸,缓缓伸出长满骨刺的手臂,以不由分说的态度抬起了他的下巴增添了数道血痕:“……真敢叫啊,人类。”

  “我无意冒犯你,只是很好奇你到底做了什么让前辈们谈之色变,以及,令你这本不会轻易受影响的原型变成……这副样子。”他错开对上的视线,打量起对方已然扭曲的模样。尽管依然维持着基本的人形,但无论是背后的萦绕着黑色气息的翅膀,还是头顶乃至全身斜斜歪歪生长出的溯行军模样的骨刺,都在警告着他——这振“加州清光原型”早已脱离了付丧神之列,向更为泥泞不堪的深渊坠去。

  可唯有那双血染一般的瞳,却始终保持清明,未被黑气侵染半分。

  “诶——你居然会好奇这个,也是个有趣胆子又大的人类啊。”加州清光咧开了嘴,向后退去,悠哉游哉的在本丸露天走廊上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大方的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过来,“嘛,呆太久了也很无聊,现实这边儿又没有能说话的人,跟你说说也无妨。只是现在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加州清光回头瞥了一眼本丸昏暗的房间中,隐隐约约能看见那里在刀架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所有的刀剑男士本体。

  既不像曾经的自己忠于主君与正义保护历史,也不像时间溯行军一样失去头脑只知一味破坏。

  “硬要说的话,将‘那家伙’拉下神坛加以侵蚀,甚至夺去了一部分囚禁于此的我,只能称为恶魔了吧……”

  加州清光抬头仰望着天空,那些云燃烧着,一如很久很久以前。

  恶魔缓缓开了口——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