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刀剑乱舞】[主cp:清安]Ghost(中)

※微悬疑,现代paro

※OOC预警

  3.

  “堀川,”草草的冲了个热水澡防止感冒,加州清光终于决定了似的对正在准备晚饭的堀川国广说道,堀川停下了手中切胡萝卜的动作,迷茫的转过头来看着他,“你记不记得,我有个恋人?”

  “恋人?”堀川眨了眨眼,放下菜刀用纤细的手指摩挲着下巴,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了一阵子,然后以很肯定的语气回答道,“没有啊,加州桑你一直认真学习努力工作,哪里来的时间谈恋爱?”

  “也是啊……”清光挠挠头,堀川说的话和他的记忆是相符的,可是那老人说的话……清光陷入了沉默。

  “除非你偷偷谈了恋爱不让我知道。”堀川再一次拿起菜刀,把胡萝卜切成小块摆在一边,“发生什么了?”

  “今天打工结束的时候,有个卖伞的老婆婆好像认识我,说我有个恋人,还认识兼桑和你,可我没有这些记忆呀,我和兼桑也不熟不是吗?真是奇怪……”

  ——不,不对。如果自己和兼桑不熟,为什么要叫他兼桑?

  加州清光的头痛了起来,心烦气躁之中,他用余光瞥见了——

  堀川国广一瞬间怪异到扭曲的表情。

  “她可能是认错人了吧,”堀川拿着刀的手微微发颤,用力深呼吸几次后才恢复平静,“好啦加州桑,不要想太多啦,今晚的饭是咖喱土豆哦。”

  “……”清光捕捉到了堀川那不正常的一瞬间,冷冷的发问,“你在向我隐瞒些什么,堀川?还有和泉守兼定?”

  “哪,哪里有啊,加州桑你还不了解我么,我和兼桑怎么会有事情隐瞒你呢哈哈哈……”堀川干笑着转身向厨房走去,然而他避而不谈的态度却令清光更为生疑。

  “给我站住,堀川国广,我跟你成为朋友十多年了,正是因为了解你,才会知道你有事瞒我。”清光的手死死扣住堀川的肩膀,用力之大甚至让那只纤细白皙的手青筋暴起,血红色的指甲油微微发暗,看起来就像鬼物的手一般狰狞。

  堀川不说话,两人僵持不下,谁也没有执拗过谁。

  “……真的没有事情瞒你,我也是,兼桑也是。”许久,堀川阴沉着脸开口。

  “那为了证明你是对的,带我去见和泉守兼定。”清光有些气急败坏,实在是没有其他办法,只好出此下策,“如果我和他真的不熟,就不会从他那里问出来东西。”

  堀川的瞳孔闪了闪:“但是——”

  “你要是今天不带我去,你就是心虚。”清光眯起红色的眼眸,松开了抓着堀川的手,脸上带着些许暴戾的表情,狠狠地说道,“我告诉你,那样的话咱俩的交情就算彻底喂狗了,这事绝对没完,我一定会想尽办法让你把实情吐出来。”

  “真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一向温和的堀川也开始有些暴躁,但其中却掺杂着丝丝慌乱。清光不说话,只是死死地盯着他。

  半晌,堀川叹了口气,似乎知道如果今天不给出答复的话,两人谁都没有办法好过,所以投降一样不耐烦的妥协:“好吧——加州清光,如果你感觉没有什么不对的话,回来就立即给我去看精神科!”

  清光想了想,如果他见到了和泉守兼定没有什么不对劲的话,那就是他真的多心了——确实应该去看精神科。所以他点了点头表示成交。

  “真是的……兼桑最近很累啊,不想去打扰他……”堀川挠挠头,苦恼的自言自语,“做点便当带过去吧,要不然兼桑可能以后都不理我了……”

  “别拖延时间!”清光厉声说道。堀川很不耐烦的应了一声,跑到厨房忙活起来。清光站在门口等着,咖喱的香气跑了出来,他却不觉得很可口,相反,隐隐有些反胃。

  终于是做好了,但堀川一直以各种理由拖延时间,到了和泉守兼定家门口时已经接近深夜。尽管清光很想把堀川按在地上狠揍一顿,但堀川就是那副不紧不慢不温不火的样子,他也没有办法。

  “加州桑,都这么晚了,要不咱们明天——”堀川回过头来,冲他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

  “少废话!”清光瞪着堀川。作战失败的堀川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摸着口袋惊异的大声叫出来:“呀,我忘带钥匙了!现在回去拿也——”

  “——在我这,别费劲了。”清光甩了甩手中亮晶晶的钥匙,他已经认定了堀川在故意拖延时间,所以不顾堀川“等一下”的叫喊,挑衅似的径直打开了和泉守兼定家的门。

  ——发霉和腐烂的气味扑面而来。

  “我的天!”清光后退一步,差点吐出来。

  “别这么大声,会吵到兼桑的。”堀川低低地抱怨着,又冲内屋柔声说道,“兼桑?是我哦,很抱歉这么晚打搅你……”

  屋里黑漆漆一片,电灯即使摁下开关也没能亮起来,沉闷压抑的感觉和恶心的气味让清光喘不上气,但堀川就像没事人一样,丝毫不觉得有不妥。

  “呃……抱歉兼桑,吵醒你了……是加州桑啦,听我说你没有精神,特地来看看你……别,别生气啊兼桑,你看,为你做了便当哦……”

  唰——难以忍受之下,清光把客厅的窗户打开来,真不知道人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生活的。

  耳边听到堀川不停的说着,但却没听见和泉守兼定的回应,是因为刚睡醒声音很小吗?待他觉得两人谈的差不多了,便走进内屋。

  “兼桑,加州桑来啦!”内屋的窗帘微微透了些许月光,堀川在一片昏暗中看向清光,蓝色的眸子幽幽的折射着少量光线,看起来格外瘆人。

  清光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绊到了,看向脚下,模模糊糊看到了便当盒的形状——是堀川每次送过来的,而腐臭味也来源于此。

  清光的瞳孔猛地缩小。

  “真是的——兼桑不要这么损我啊,都是我在照顾加州桑呢!”堀川突然对着床上笑眯眯地说,清光惊恐地看着他,这里真的有人居住吗?

  清光快步跨过那些便当盒,急切的对着堀川看向的地方挥了挥手臂。

     没有。

  什么都没有。

  “加州桑,你干什么!你打到兼桑了!”堀川生气的喊着,根本没注意到清光脸上难看的表情,转过头去轻声安慰“和泉守兼定”,“疼吗,我给你吹吹。”

  清光慌乱的后退,这里根本没有一个人,然而堀川的反应又不像是在唬人。他想要从这里离开,却又不知往哪里走,看到旁边还有一间屋子,便想也没想直接小跑进去。然后他迎面看见了立于矮柜上的相框。

  清光拿起相框走到窗边,借着浅浅的月光打量着里面的相片。

  ——好像是四个人,但清光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就像是隔着一层朦朦胧胧的水汽一般,探不到究竟。

  “加州桑,加州桑?你在哪里?”堀川呼喊着他的名字跑了过来,清光被吓得手狠狠一抖。

  堀川看见清光手中的相框,瞬间就如被雷击一般定在原地,随后像是猎人陷阱里放弃挣扎的垂死的猎物。

  清光愣愣的看着颓然的堀川,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团,并且又开始耳鸣。像是有恶魔在低语:为什么堀川对着空气说话?照片上的四个人是谁?是那个老人所说的我们吗?这里的人去了哪里?

  太多的问题嗡嗡的吵闹着,让清光头痛欲裂。

  “对……不起……”堀川有些哽咽,清光回过神来,发现堀川捂着脸,像是不肯面对现实一般小声哭泣着,“对不起……加州桑……”

  “我,我没以为你会来到这个屋子……所以我忘记告诉兼桑收好这张照片……不,兼桑你不要自责……是我的错……对不起……加州桑……”

  “真相,”清光浑浑噩噩的盯着堀川看,红色的瞳孔里浸满痛苦与疑惑,“我想要知道真相,告诉我,堀川。”

  堀川国广犹豫了一下,随后不知道对谁——好吧,是“兼桑”——争得了同意,才低声说出来:

  “加州桑,你原本确实有个恋人没错,他的名字是大和守安定。可是大和守桑在几个月前因为车祸去世了,加州桑你不肯接受这个现实当时晕厥过去,醒来以后就不记得大和守桑了,就连与兼桑的关系也变得形同陌路,我们就想,既然你已经忘记,就不告诉你大和守桑的事情了,免得让你难过,兼桑也特地从公寓里搬出去,装作与你不常来往的样子……”堀川越说头埋的越低,偷偷瞥一眼的时候,看见清光还是满眼疑惑迷茫,便慌忙补充到,“对不起加州桑,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瞒你……这回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问兼桑!”

  堀川一指旁边,就像那里真的站了一个人一样。

  他果然有一个恋人。他果然忘了他。

  ——但现在那些并不重要了。清光红色的瞳眸染上了哀伤的颜色,担忧地看着仍在啜泣的堀川国广。

  朦朦胧胧的月光落在他的脸上、手上,微凉却灼伤人心,勾勒出满目沧桑与凄凉。

  不归人在泛黄的照片上展露笑颜,沉寂在灰色的过往中,湮没在堀川的泪水里。无人言语,却仍有看不见的某物化作尖刀,撕裂此刻所有人的心脏。

  于是便再也回不到那段时光。

  “堀川,”清光缓缓靠近少年,语气里带着不易察觉的悲怆,轻柔得像是怕吵醒一个做美梦的孩童,“我相信你说的话。”

  他紧紧的攥住相框,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白。

  “可是,堀川,”

  “——兼桑,和泉守兼定在哪里呢?”

  被时光抹去痕迹的,遗落在洪流中的柔弱生命,到底是几个人呢?

        〔未完持续loading……〕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