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刀剑乱舞×微FGO]本丸有个Master

※萌新上路注意避雷

※角色OOC警告

※有私设注意

※暂无CP注意

都能接受——以下👇


chapter5 来自狐之助的通知

  “哦呵呵……”大小姐看着悠手中拿着的卡阴阳怪气的娇笑几声,开口嘲讽道,“买不起就别在这里丢人了,怪碍眼的,养这么一群废物,日子很不好过吧?”她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悠身边的短刀,脸上尽是不耐之色。

  还未等悠出言反驳,一个温润的男声从大小姐身后的货架旁传出来:“主公,您这样挑衅其他审神者大人是不对的。”

  “一期哥!”

  “一期一振!”

  短刀的惊呼与大小姐的斥责同一时间响起来。

  “狼心狗肺!我才是你的审神者,为什么总是在公众场合叫我难堪?给我把他们解决掉!下次再话多的话,就把你那群没用的短刀弟弟都统统刀解!”大小姐脸色黑得能滴出水,丢下狠厉的言语转身离开。

  一期一振站在原地,深深地埋着头,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有几缕水蓝色的碎发垂了下来,许久,他才抬起头来,一双蜜色的眼眸中带着痛苦与疲倦,还有估计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厌恶和恨意。

  “一,一期哥……”五虎退怯怯的叫了一声。浅野悠走到短刀们的身前,灵力随时准备爆发,淡淡的紫罗兰色光芒在身体表面萦绕。万屋是可以动武的,当然,打坏了东西要照价赔偿,对此,时政给出的理由是,让审神者们在起摩擦时认识到战斗力的重要性。

  “请您放心,这位……姬君。”一期一振淡淡的说,举起带着白色手套的双手以示自己不会有任何动作,“我不会对自己的弟弟出手。”“谁知道呢?”悠仍然不为所动,毕竟这儿还有小夜和今剑不是吗?

  一期一振苦笑一下,然后向后退了一步,向悠鞠了一躬:“弟弟们麻烦您了。”随后他毅然转身离去。

  看得出来,那位大小姐目前为止做过最过分的事无非是口头威胁,不然如果真的刀解过藤四郎短刀们的话,一期一振不可能这么淡定。

  “啧,真是恶心。”悠想象了一下那位大小姐本丸里短刀们的生活,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腻乎在五虎退身边的小老虎也狺狺呜呜的大摇其头。

  算了,别人家的事也管不了。悠暗自盘算着,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多多培养战力,然后赶紧把属于自家的一期一振捞出来才对。

  “小姐,帮忙拿四十个御守,刷卡,谢谢。”

  “四百万小判,谢谢光临。”

  #刚才那位大小姐,麻烦你回来一下。#

  #我卡里的小判全部提现估计能砸死你。#

  购置了基本的生活用品,再确认了商家会包邮送到本丸后,又带着短刀们去买了他们想要的蛋糕,逛了一天的悠终于累了,索性找了一家甜品店,坐下来休息。

  店家在小夜幽怨的“为什么没有柿子味的”眼神下,额头上挂着黑线端上了各种甜品,只可惜悠刚尝了一口,终端机上的消息提示音就急促的叫了起来。

  “看来是有急事……”叹了口气,不得不放弃甜品,悠带着小短刀们回到了本丸,歌仙迎上来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告诉她狐之助已经在二楼的办公室等候了。

  “又见面了,审神者大人。”小狐狸欢快的摇着尾巴,面前摆着空空如也的小碟子,嘴角带着可疑的油渍,似乎是察觉到了悠的目光,狐之助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小爪子,又抹了抹嘴角,“哎呀呀,大人不要如此看我啦,您本丸的烛台切光忠大人有这很棒的厨艺呢,油豆腐做的很美味!”

  “所以,对于已经度过了新手期的我,你有什么事情要通知呢?”悠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桌案上,淡蓝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端坐起来的小狐狸,里面满是疏离与不信任。经历了那么多次轮回,她是傻子才会相信这份审神者工作这么简单,每天出出征打打怪,就有人给你发放高额薪水,好吃好喝的供着。平静的生活下面,一定是有着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风暴。

  “啊,是这样的,”狐之助慢条斯理的给自己顺了顺光亮的毛皮,“三天后,所有任期不足一个月的新人审神者都要去往时政开会,为期三天,主要是告知一些需详细了解的事项以及下达第一个任务,当然啦,也会给各位大人互相交流的时间。届时,您可以带一名刀剑男士前往以保护您的安全,请务必不要缺席。以上,传达已到,多谢您今天的款待,就此告辞啦!”小狐狸的身影慢慢透明,一张古朴的请柬出现在它消失的地方,上面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嵌入浅野悠的眼底——审神大会。

  “是个各路妖魔鬼怪齐聚一堂的好地方啊。”加重语气,悠的眉头皱了起来,“那句鹤丸的话是怎么说来着?真是……”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诶?鹤,鹤丸国永?!!!”

  白色内番服的翩跹少年从仿旧式建筑所造的房梁上的阴影里跳下来,动作轻巧灵活,就像他的名字,鹤一般优雅敏捷。

  “所以,主公您打算带谁同去呢?”

  “等等,重点错了吧?!最重要的问题不应该是到底要主动出击还是按兵不动见招拆招嘛?”虽之前不曾显出人形,但心智却仍然存在,这把漂泊着朦朦胧胧过了上千年的老刀子精绝不可能内心真的如他言行一般幼稚。这是悠始终坚信的事情,所以她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时,总是会询问这把年长于他人的、看似不靠谱的鹤丸国永。

  而他也确实如她想象,总是在插科打诨中为她指一条明路。

  “而且你什么时候进到我的办公室里来的啊!!”

  “嘛嘛,主公不要在意细节啦,带谁去是很重要的呢,比如您要是炫富的话,完全可以把我带走哦~”鹤丸朝她抛了个媚眼。

  “把你结尾那个恶心的符号去掉!!!”

  等等!怒吼的瞬间悠的脑子里被鹤丸的最后一句话照亮,头脑高速运转起来,他说,为了炫富就带他去,所以,这意味着什么?不同的刀剑有不同的稀有价值以及……性格还有处事方法!这才是最重要的!自己完全可以带一位处事灵活多变刀剑付丧神去啊!

  “我决定啦,鹤球球,就带你去啦!”

  “诶Σ(っ °Д °;)っ等等,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还有那个称呼是……”

  “鹤丸殿,我觉得您有必要和我们往手合室走一趟!”

  “等会!你们怎么都在我门外啊!!回来,别把三天后给我挡刀的鹤球球打坏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