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色の魔法烧酒

这里烧酒桑,请多多关照啦~
软妹音汉子心(bushi)
主吹唱见まふまふ
涉猎游戏:刀男/fgo/恋与/第五/梦100/永7/影之诗
主吃cp:清安(刀剑乱舞)/三日鹤(刀剑乱舞)/暗表(游戏王)/左游(游戏王)/冬巡组(宝石之国)/绿蓝(小绿和小蓝)/永灰(小绿和小蓝)/大二(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白苏(狐妖小红娘)/熙华(灵契)/ZackRay(杀戮天使)/白赤(工作细胞)/
单身可撩⊙ω⊙
欢迎加企鹅1635300716备注喜欢的cp一起聊天养大火苗苗(๑•̀ㅂ•́)و✧

[刀剑乱舞×微FGO]本丸有个Master(三章连发)

※萌新上路注意避雷

※角色OOC警告

※有私设注意

※暂无CP注意

都能接受——以下👇


chapter7 审神大会

  为期三天的审神大会,第一天在狐之助毫无营养的官方式讲话中过去,第二天则是由一些杰出前辈讲解一些常识性问题和注意事项等等,其中不乏一些用血泪换来的教训:神隐、暗堕、弑主。面对前辈们痛心疾首的表情,仍然有不少人对此不屑一顾,依旧认为这些话都是危言耸听。而悠在鹤丸的哈欠声中迎来最后一天的大型审神者交流活动——审神舞会。

  “我还是不懂这些人类的想法,一个个就跟我们有仇一样,我们应该没杀过他们的家人吧?”鹤丸寸步不离的跟随着悠,一个劲的絮叨着,期间受到不少其他审神者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刚才我看见一位大人随手就把说错话的鲶尾藤四郎用灵力刀解了,哎哟——他家的一期一振得多伤心啊。”

  “省省吧,他家肯定没有一期一振。”没好气地说着,悠带着鹤丸向偏僻的会场角落走去,她可不想在这里趟浑水,“有些人天生心里就是变态,自己过的不如意就偏要在别人身上撒气,像你们刀剑男士这种碎掉了就可以重铸的消耗品,自然是最好的发泄对象。”

  二人缩在不起眼的地方,闷头喝着杯里的饮料。

  “那,那个……请问这位姬君有看到我家的审神者吗,是一位很温柔很温柔的女孩子,浅褐色的双马尾,穿着嫩绿色的羽织,大概有这么——高……呜……我和大人走丢了……”忽然,不知是谁家的五虎退焦急的跑到悠的面前,声音哽咽地比划着,浅金色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

  “要帮他吗?”鹤丸出声询问,看着悠一瞬间软下来的表情心知答案是肯定的了。要是所有审神者都保有如此柔软的心肠,那么像暗堕这类的悲剧也能少很多吧。

  悠轻轻的抚摸着五虎退的头,细语安慰着,在会场里四处转悠起来。

  “……所以说,刀剑就是刀剑,怎么能允许拥有自我的意识,您说呢,安藤小姐?”

  不远处传来谁家花花公子放荡的声音,紧接着回应他的女声则是让浅野悠过分熟悉了——

  “您说的对,上衫先生。”甜美声音的主人正是之前在万屋挑衅的洛丽塔千金。此时她已经注意到了牵着五虎退,身后跟着鹤丸的悠,一双酒红色的眸子里写尽嘲讽,“可是有些人偏偏把这些消耗品当作朋友,真的是蠢透了,对吧,这位姐姐?前些日子万屋里见的匆忙,还望这次能知晓姐姐的名字。”

  “悠。”出于礼节,有淡淡的报上了名字,“至于你的,就不必告诉我了,我对你们不感兴趣,麻烦别再叫住我了,我还要帮这孩子找到审神者。”

  “你可真是胆子大,知不知道安藤的姓氏在时政里处于怎样的地位啊?”安藤万由里,与身旁的男子上衫名景皆是时政权高位重的干部人员的子嗣,自从成为审神者以来,还没有哪个人会用这样的态度对他们说话,此刻气极也是常理之中。

  上衫名景眯了眯他的三角眼,仿佛淬了毒一样的目光带着情欲在悠的身上来回打量,那种粘腻的恶心感觉让悠不禁有些反胃。接着他自认为风流倜傥的笑了笑,向悠伸出手去,做出邀请的姿势:“悠小姐何必如此冷淡呢,既然小姐把这些工具当作伙伴,想必是因为刀剑的强大才对他们是极好,所以为什么不与我对决一场,看看究竟谁的力量更胜一筹呢?”

  对决?悠皱了皱眉头,把五虎退护在身后:“这不是我的刀剑男士,我无权任命于他,请允许我拒绝。”

  “哦,这话就不对了,美丽的小姐。”上衫名景咧了咧嘴,指向悠身后的鹤丸国永,“您身后这家伙难道是摆设吗,来与我的工具对战吧。如果小姐赢了,那我以上衫的名义保证不会再纠缠您,如果我赢了,还希望您能去我的本丸里做一做客。”

  “你——”

  “我接受挑战。”鹤丸打断了悠的话,站到了她的身前:“我不会再允许你对主公有任何非分之想,叫出你的刀剑吧。”

  “鹤丸,这太冲动了!”悠急得拽住他的袖子,试图阻止他,“我不能让你涉险——”

  “保护您,替您除去一切危机,接下所有不讲理的伤害,这不就是我此行的目的吗?”鹤丸揉了揉悠的头,缓缓从刀鞘中拔出刀来,衣袖翻飞像是真正的鹤一样,骄傲而又不羁,“请让我打败他,将胜利的皇冠献与您。”

  浅野悠沉默的看着他,终是伸出手去抵在鹤丸的后背上,在旁人看不见的角度里,淡蓝色的双眸里逸散出银色的光辉,言语夹杂着庞大的灵力回响在会场里:

  “鹤丸国永,我给予你力量。”

  紫色的灵力以可见的波纹荡漾在二人身边时,浅野悠身上的巫女服被一层浅浅的白色制服虚影重叠——魔术礼装·迦勒底制服。

  【瞬间强化】

  “唔……”由于太过心急而没有控制好灵力流动,身体里的魔术回路又在发热疼痛了,悠咬咬牙,努力挺直自己的身子,“为我把胜利带回来,教训一下那个不懂得珍惜刀剑男士心情的渣滓!”

  看到这副架势,其他审神者都快速散开,围在四周,全是看好戏的样子。只有一个女孩除外:“啊,小退!”

  双马尾,嫩绿羽织,正是之前五虎退寻找的审神者。女孩跑过来,激动的抱住了开始抽泣的短刀,对悠不断表示感谢:“真的!非常感激!我叫游理,请务必到我的本丸让我招待你!”

  “好啊。”悠笑着拍了拍游理的肩膀,“等我把对面那个人打趴下,一定去拜访。”

  “狂妄的人。”安藤讽刺了一句,随即向身后隐蔽处招了招手,“一期一振,你在愣什么,还不过来保护我?”

  缓缓走出的军装太刀阴沉着脸,无言的站到安藤的身侧。

  “那把一期一振……”悠看着太刀心里万千叹息,那双蜜色的眼眸里已经开始被血红侵染,周身散发出格格不入的怨气,让人从心里发毛,可偏偏他的审神者安藤万由里毫无自知。

  “三日月,给我出来。”上衫名景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唤出了他引以为豪的刀剑。

  “哈哈哈,主公有用到我老头子的时候了吗?”浮华高雅的太刀身着绀蓝色的狩衣似一轮皎月拨开云雾从暗处出现,精致的面容令四周传来惊叹声。

  三日月宗近,五花太刀,带着两个轻骑兵和一个盾兵的刀装,无伤状态,等级较高。瞬间判别出敌方势力,悠默默的加强给鹤丸的强化力度,力求第一击能拉开差距。

  “啊,就尽管放宽心交给我吧!”

  刀与刀的碰撞,就在一瞬间!



chapter8 鹤与新月

  “锵——”

  仅仅一瞬间,两刃太刀已然交手一回合,金属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没有过多的纠缠,随后立即分开,他们都在试探对方的实力底线。虽然不太明显,但悠仍注意到鹤丸后退时的步伐并不稳,微微处于了下风。

  级别相差有点大么?悠咬咬牙,再一次发动技能【瞬间强化】,这次她控制着灵力顺着手臂这一部分的魔术回路缓缓输出,淡淡的紫罗兰色光芒附在鹤丸的刀刃上,得到支援的他立刻双手持刀柄,脚下用力一蹬,向着三日月头部砍去。绀色狩衣的太刀优雅的偏身架刀抵挡,即使略有吃力却也是成功化解,一时分不出上下。

  “天下五剑,怎么会甘于被这种人驱使,三条家的荣耀都被你忘干净了吗?!”鹤丸在刃与刃碰在一起时,直视着对方眼底的新月,不屑的开口。作为刀剑付丧神,虽神格低微,却亦是神明的一脉,哪怕碍于契约不得不听从于审神者安排,也有高傲的刀剑不愿合流同污选择弑主或自行碎刀,这也是一部分暗黑本丸的由来。

  三日月宗近听罢不怒反笑,把鹤丸的刀架到一边,顺势一步直冲其面门刺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嘛,五条家的鹤。”

  鹤丸急忙向右躲闪,谁曾想那刺向他的刀不过是三日月虚晃一招,竟在半路硬生生改为斜劈,眼看鹤丸就要被伤到,浅野悠立即使用技能——

  【紧急闪避】

  刀光一闪,明明砍中了却没有实感,细看之下才发现遇害的不过是一个虚像罢了。明确的知道鹤丸国永不可能凭自己的力量躲过那一招,三日月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周身环绕着灵力的悠,在某一瞬间捕捉到了那双淡蓝色眸子里闪现的银光。

  那个小姑娘的力量倒是新奇,神性明显不低。跟随在上衫家的三日月知道很多内情,暗自琢磨着,一不小心露出些许迟疑。

  “出乎意料啊,有破绽!”带着戏谑的声音从三日月宗近的背后传来,紧接着雪白的付丧神用极为凌厉的刀法会心一击带走了三日月大半的刀装,已经可以算是抢下了先机,可也不能保证最后的胜利。

  很好,就这样再来一次!瞬间——

  “呜!”调动灵力欲再次给予鹤丸加持,然而悠却猝不及防的被男子从后面大力禁锢住,铁钳一般紧紧掐住她的手臂,打断了技能发动。上衫名景游刃有余的微笑着,将一个小巧的机关抵在悠的后脖颈上,语气里是变态一般的享受与兴奋:“到此为止了哦小姐,再负隅顽抗的话可是会受苦的,撒,您要怎么做呀?选择保命还是坚持给刀剑男士帮助呢?”

  “可恶!”眼瞧着悠被上衫死死按住,鹤丸护主心切之下刀法大乱,不得不从正面硬接了三日月两记劈斩,三个随身刀装全部碎掉,甚至受了轻伤。

  悠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试图从压制中离开:“放开我!”上衫名景像是猎人看着网中的垂死挣扎的困兽一般的目光在少女身上的某些部位来回打量,露出淫·笑:“是您选择与我对抗的哦,小姐。”

  此时鹤丸国永又因为回头向她这边看来而被伤到中伤,金色的眸子里满是愤怒,冷漠的看着自己身上红白交杂:“不错呢……让我吓到了……!”

  鹤丸突然爆发出的力量惊得三日月宗近后退一步摆出防御的架势,因为高举太刀而滑落的衣袖把付丧神精瘦的上半身裸露出来,气势如虹向前逼近:“看见染上红与白的我……一会儿死了也是件可喜之事吧!”

  刀剑男士在危机时刻会爆发其潜藏的真正实力,审神者们称之为“真剑必杀”,一击必得,甚至可取敌方性命,有时会成为扭转局势的关键。

  三日月心道不好,连连闪避,却仍是被准确的捕捉到,幸而盾兵刀装防御较高,也只堪堪落个轻伤下场。反观鹤丸国永,以刀插入地面支撑身体,已经是疲惫不堪,浑身浴血,状态极为不佳。

  “鹤丸!!!”悠一下子红了眼眶,顾不得上衫名景不怀好意的威胁,直接动用力量放出技能——

  【应急手段】

  温柔的光触碰到鹤丸身上,融化进伤口处,几乎是马上就愈合起来,如果不是衣服破破烂烂的模样和地上的血迹,没有人会想到在此之前鹤丸国永已经中伤。

  然而,还未等悠长出一口气,自后颈处传来千万根针刺扎神经的尖锐痛感顺着血液传遍全身,末了变为身体麻痹的无力感。“哎呀哎呀,已经警告过您了呢,再出手的话,电击就不会这么温柔啦。”上衫名景兀自开心的笑着,用力掰过悠的肘部,向后扭去。

  “咕……啊——”颤抖着忍耐疼痛的少女发出痛苦的低吟,让鹤丸心疼万分,转身要往上衫所在地冲去,却不想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上衫家的小子,放肆!”一柄短刀飞来,精准的损坏了悠后颈上的电击器,险险擦过上衫名景的鼻尖。

  被放开的悠因为电击的后劲只得瘫倒在地上喘息着,一刃药研藤四郎出现在她的视野里:“这位审神者大人,您还好吗?”与自家的药研感觉并不一样,面前的短刀晶莹剔透的紫眸里带着不会迷茫的坚毅。

  鹤丸急忙赶过来,神情复杂的从药研藤四郎的怀里接过无力的浅野悠紧紧抱住,额头相抵,有细碎的白发垂下来,在悠的脸颊边轻搔着。

  “对不起……”

  对不起,明明已经做出了承诺,却还是让你受到了伤害。

  “不,已经没事了。”悠柔声安慰着,随即转头看向把她救下的药研藤四郎。

  “你……与我家的药研不太一样……”悠淡淡的出声。

  “如您所见,我是属于九十九木堇大人的,一振已经自修行归来的药研藤四郎·极。”药研藤四郎温柔的笑着,介绍自己的不同,“审神者大人本丸中的我,也早晚会成为这样的。”

  “喂!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吗?”

  不远处传来上衫名景气急败坏的喊声,不过站在他面前的看起来不超过十二岁的女孩子却并不畏惧,甚至表情轻松地反问道:“汝问吾做什么?”

  药研藤四郎听闻此话立即回到女孩身边架起短刀,那骇人的速度绝非一般刀剑可比。

  “上衫名景,一来吾九十九木堇做什么甭说汝管不着,就连汝那混账爹来了也不管用!二来……”开口泼辣,有着奇怪口癖自称九十九木堇的女孩一指鹤丸怀中的浅野悠:

  “吾神道司看上的人汝也敢伤?!!!”



chapter9 谁人拜访

  “Master,变弱了呢。”

  “真不甘心被你说,不会唱咒的Caster。”

  谁人入梦,大片花朵绽放的世界中,高高耸立的塔下未归的英灵执着的等待着。

  悠不曾睁开眼睛,但她知道自己躺在那人的腿上,就像以往每一次普通的午睡一般,鼻尖萦绕着淡淡清冷的花香,感受着他令人安稳的怀抱。

  “竟能追到这里来,真是可怕呀。”叹气般感慨道,悠伸手抚上那人低下的脸颊,那人任由她摆弄,只是好脾气的笑笑,不做任何回答。

  鸦羽一般乌黑纤细的睫毛颤抖着,最终睁了开来,淡蓝色的水眸里一闪而过的银光与那人紫罗兰色的眼睛传递出的目光纠缠在一起,最终悠还是叫了那个人的名字:

  “——”

  然后梦就戛然而止。

  一觉醒来,竟是说不出的舒爽。

  浅野悠看着窗外,长长叹了口气。

  自鹤丸把浅野悠从审神大会抱回来以后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先不提这半个月内鹤丸国永因为没有护她周全被迫接受了多少场手合,就说说让悠一直郁闷的一件事——

  “综上所述,我决定不管你们再如何阻止我,我都要随你们出战,每天三次,当作训练的日课。”将本丸里所有的刀剑男士全部召集在大广间,悠郑重的阐述了自己为何会受伤的理由,并且宣布自己以后要出战的事情。

  #天知道以前她手撕gay提亚时候的威风都被这些付丧神养到哪去了#

  #居然还被某位念咒咬舌头的Caster嘲讽了#

  #里子面子全TM丢没了#

  “这次我也和樱见前辈学了很多灵力实用的技巧,所以不会再发生第一次出阵那样的事情。”还未等皱着眉的药研张口,悠已经解决了他的担忧,“就这样,今天是第几小队出征,队长过来和我去拿刀装。”

  歌仙兼定叹口气,默默上前一步跟上。

  本丸的规模已经发展得越来越大,刀剑数量也在增加,为了方便规划,悠将他们安排成四个小队分成内番、出战、远征、待命休息,队长由四把初期就在本丸等级高经验足的刀剑男士担任,剩下的队员按照规律轮换,而负责悠起居生活的近侍则抽签轮换。

  今天则是由初始刀歌仙兼定带领的第一小队出战,悠站在镜子前心里默想了一下,然后动用起自己的灵力——

  【魔术礼装·迦勒底制服】

  白色的紧身衬衫式制服代替了原本的巫女服,突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材,黑发束作高马尾,干净利落,英姿飒爽。

  “出发!”

  ……

  …………

  “以吾之弓矢,向阿波罗与阿尔忒弥斯请求加护。”

  少女面朝吼叫的溯行军而立,白制服被风尘带动衣角。

  歌仙兼定挥起本体刀拨开意图刺向悠的敌短,看着自家主公的架势,心道这是要放大招,忙招呼一旁与敌太刀较劲的山姥切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突兀出现在少女手中的,纤细的神器“天穹之弓”被缓缓拉开,为敌人带去死亡的箭簇已在弦上蓄势待发。言语夹杂着灵力,形成狂暴的紫罗兰色风暴。箭书送达,神明已收到信徒的恳求,破坏之神给予回应,降下旨意恩赐力量——

  “奉上这一灾厄——”

  天降豪雨一般,数以万计的光箭悬在时间溯行军的头顶。

  “真名解放,宝具展开!”

  “其为——诉求的箭书(PhoibosCatastrophe)!”

  股股黑烟从溯行军被消灭的地方出现,随后消失在空气中,徒留下预言一般的怨毒诅咒,在细细的耳鸣声中钻入浅野悠的脑海里:

  “你们……早……晚……有报应……”

  ……

  随着灵力褪去,身上换回红白巫女服。悠刚回到本丸,就看见今天的近侍骨喰藤四郎淡漠的走过来:“主公,有其他两位审神者大人拜访。”银发的少年细心的为悠准备好待客的衣物,等她换好后,又将她送进会客的办公室,随后行礼准备退开。

  “骨喰,跟我一起进来。”悠出声叫住他,接着自顾自的隔着拉门向屋内等待着的人问道,“可以吧,九十九前辈、樱见姐?”

  “啊~吾真伤心呢,怎么叫小樱樱就那么亲昵嘛,小悠悠真是不可爱。”故作伤心的声音伴着温婉女子轻柔的笑声随着拉门推开传出来,坐于屋内的正是当日救下悠的、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的、自称神道司的九十九木堇和悠的好友绫濑樱见。

  “看来是意料之中啊,悠酱。”樱见掩唇笑着,从身后把一脸“不想跟你打交道”、“别过来烦着呢”的大俱利伽罗拽了出来向悠的骨喰藤四郎推去,“不过呢,这次我们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哦,是审神者之间的小秘密啦,刀——剑——回——避——”

  九十九木堇也搡了搡规规矩矩坐在自己身边的药研藤四郎·极:“就是就是,药研研你也出去啦~”

  待房间里只剩三人,沉默充斥着这一方空间。

  “啊——吾不擅长这种事情啊明明,可恶,药研研刚刚不应该走的……那么,吾就直说了,”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如孩童一般心性用撒娇式语气说话的九十九木堇,她银色的圆眸直直的盯着悠,开口道,“请汝,务必加入神道司。”

  “理由?”从对方先开口的那一刹,悠就有掌控整场对话的信心了。

  “其一,常人的灵力均为无色,但汝的灵力却是紫色,这很稀有,吾想搞明白真相。其二,汝那天在大会做出的举动已经招致上衫家的怨恨,加入神道司,吾可保你平安。其三——”

  瞬间整座办公室被银色的光芒笼罩,明晃晃的光刺得悠睁不开眼,等到适应下来时,她发现自己身处在充斥着雄厚灵力的空间,九十九木堇身着浅绿色的振袖和服,纤细的脚腕上坠着银铃,立于她面前。

  “此为吾的神域,吾乃神明,换上神装是为向汝展示力量真伪,汝在神道上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吾会慢慢教导你,助你登上至高之位。”

  “倘若汝在这里拒绝了吾,吾会抹杀你,此等强大神力绝不可落入时政那些人手中,吾会让你带着神明眷属的高傲死去。”

  明明外形只是十几岁的孩子,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看着樱见不发一语,甚至也换上所谓的神装——樱粉色的十二单衣,悠明白这件事情樱见绝对是知道的。

  “我自己的高傲,自己的死法,由我自己来决定。”悠缓缓释放出灵力,再一次换上迦勒底制服,手中紧握鲜红的魔枪。

  “枪之一击若至化境,弑神亦只在翻掌之间。”绫濑樱见低语着,摆开架势防御。即使感到震惊,但她清楚那是什么。向后退开一步的浅野悠在她眼里就像是那名紫色少女本人,魔枪一杆,纵横八方。

  悠在九十九木堇和绫濑樱见严肃起来的氛围里,轻笑一声,用对面二人可听的声音喃喃道:

  “Kill me if you can.”

评论(9)

热度(7)